本期文章

地方競爭的背後

  人們有意無意中將“國家”視為一個抽象的存在,期望自己提出任意要求並得到滿足,而不考慮國家是否能做到。

作者:維舟 資深媒體人 來源:南風窗 日期:2019-09-28
  自從微信流行之後,我就被拉入了好幾個“鄉賢”羣裏。在這裏,除了分享老家的美景與新聞之外,最容易引起熱議的話題,便是為家鄉的發展建設獻計獻策。老家崇明是個島,因而相比他處更瞭解“要想富,先修路”這一道理,因為交通瓶頸擺明了是制約其發展的首要問題。雖然總算已有了一個過江通道,但這倒不如説僅是一根窄窄的輸液管,仍然遠未達到物暢其流的程度,如何再多開通道也就成了全島七十萬人翹首以盼已久的事,為了這事,羣裏已不知提了多少方案、吵過多少回。
  打通交通瓶頸的道理誰都懂,但那樣的巨型工程從技術到投資,都牽涉到太多複雜的因素,必須加以複雜的測算才行。日本曾耗巨資、費時三十年打通青函隧道,但建成後卻並未帶來預期的效益,那如何證明通過崇明連接蘇北就能帶來巨大經濟回報?何況國家層面考慮的是更大的利益,如果投入巨資在別處修一條鐵路能比在崇明修隧道帶來更多經濟效益、解決更多人的問題,那它為何一定要投在崇明呢?
  如果留心下近些年的新聞和地方論壇,不難發現同樣的心態在各地都普遍存在。最典型的就是一再出現的“高鐵線路之爭”:十多年前就有貴廣高鐵在廣西境內三個線路方案的激烈遊説爭奪;不久又有河南鄧州、新野這兩個鄰縣為鄭萬高鐵在哪裏設站點而爭得幾乎反目成仇;前兩年,湖北省內也為呼南高鐵是過境宜昌還是荊州熱議不已,荊州出身的省政協委員吳世金關於“過境荊州”的倡議一經發布,當天就衝到30萬點擊,支持者佔壓倒多數。
  這可説是一種相當獨特的社會現象。雖然當下社會的人口流動已經大大加強,但在我們這個發展主義佔主導地位的國度裏,中國人對家鄉建設還是有着普遍而強烈的關心。與此同時,越來越多的人都清楚地意識到,要迅速改變家鄉的落後面貌,就必須爭取以交通為主的大工程。網絡上的地方論壇和微信羣,則為這種民意的集聚與顯現提供了平台,因而一旦倡議,往往在短時間內就聚集起壓倒性的聲量。
  與近代社會相比,這真是巨大的變化。1905年滬杭鐵路原擬從桐鄉經過,因與大運河並行和徵用大量農田,拆遷房屋、墳地,加上傳統觀念影響,桐鄉縣地主紳士拒絕線路經過。滬杭甬鐵路總工程師徐騮良為此爭取鐵路通過海寧老家,因此嘉興往南後,線路南折經過海寧。原本鐵路還規劃經過平湖,因嘉善方面極力爭取,改由嘉善過境。這一線路一經奠定,再難更改,桐鄉直至1957年還是全省82個縣中不能通汽車的7個縣之一,鐵路則直到2010年滬杭高鐵通車才設桐鄉站。
  無論在哪個國家,各地竭力爭取自身利益和發展機會,這原本無可厚非。國內的特殊之處在於:一方面人們相當熱衷於討論這些,但另一方面,這些地方性的民意又很難以公開的制度性渠道得到呈現。與此同時,耐人尋味的現象是,人們有意無意中將“國家”視為一個抽象的存在,期望自己提出任意要求並得到滿足,而不考慮國家是否能做到。這説起來更像是一個大家庭中,不顧其他兄弟姐妹如何,而期望家長能優先滿足自己要求的孩子。
  雖然在這過程中,激烈的競爭帶來了不少爭執、混亂乃至浪費;不過,這種地方競爭卻也給中國帶來了可貴的活力,正是在這樣的競爭之下,各地才爭相發展自身經濟,突出各自特點。如果因為看到一點弊端就去壓制這樣的競爭就不免因噎廢食了,重要的是如何既能兼顧各方利益,又能科學合理規劃,並通過必要的溝通,最終將這種發展家鄉的熱情,引導到理性的道路上來。
版權聲明

本刊及官網(南風窗在線)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於文字、圖片、聲音、錄像、圖表、標誌、標識、廣告、商標、商號、域名、程序、版面設計、專欄目錄與名稱、內容分類標準及多媒體形式的新聞、信息等)未經南風窗雜誌社書面許可,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他形式使用,違者必究。

版權合作垂詢電話020-61036188轉8088,文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