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文章

民企扶貧,如何全方位激活內生動力?

扶貧事業從來不只是口號和數字,而是發自內心的“與我有關”。

作者:本刊記者 楊露 來源:南風窗 日期:2020-11-09

1.jpg


2020年,中國的目標是,實現現行標準下農村貧困人口全部脱貧。長期以來,中國式的扶貧攻堅實施的是政府主導、市場和社會共同參與的扶貧開發模式,是一套精密且複雜的系統性工程。

其中,民營企業在中國的扶貧事業中發揮了重要作用。一次次入深山,進大漠,企業用自身的發展邏輯證明了企業模式解決扶貧問題的有效性,走出了一條兼具公共利益和商業價值的可持續發展之路。


傳統農民,到職業農民

粵北山區的連樟村,終於擺脱了靠天吃飯的命運。

在果蔬大棚裏,作業車來回穿梭,陸國建正有條不紊地忙碌着,調節作業車高度,準備給拳頭大小的西瓜吊蔓。他的輕鬆是有底氣的,“跟傳統農業相比,現代農業作業不用彎腰,工作環境潔淨,又可以學到很多技術”。

這一大棚所種植的新品種西瓜,屬於園區特有品種,採用的是吊蔓種植,使用水肥一體化無土栽培技術。與傳統種植技術相比,每畝能多栽800株,產量提高約2400斤,增加收入約1.2萬元。陸國建所在的,正是碧桂園連樟村現代農業科技示範園。


2.jpg


據悉,這一現代農業科技示範園於2019年開工建設,項目佔地74畝,總投資4000萬元,是2019年廣東省第二批省級現代農業產業示範園核心組成部分。

作為外來人,很難想象連樟村的過去—當時村裏依舊有幾公里的砂石路,各家各户的排污渠都是自然排放,房屋外牆破爛不堪。參與扶貧的隊員回憶,“那時候村裏流行着這樣一句話:垃圾靠風颳,污水靠蒸發”。

村民陸奕和也在這種境況裏煎熬過。他們一家六口住在一棟兩層樓約90平方米的房子裏,三個孩子還在上學,陸奕和的愛人患有精神上的疾病。而陸奕和是這個家庭唯一的勞動力,一邊要照顧家裏人,一邊還要賺錢養家,靠種幾畝稻穀,上山砍柴,根本無法應對。

“誰願意過這樣的生活?但不曉得怎麼辦。”大多貧困户和陸奕和一樣,有改變的意識,卻不知如何下手。後來,在碧桂園幫助下,連樟村搞起了蔬菜基地和麻竹筍種植基地的扶貧項目,陸奕和加入其中,承包了60畝麻竹筍,才成功解決了他家庭收入的主要來源問題。

就扶貧而言,碧桂園有着豐富的扶貧經驗,通過“造血式”產業扶貧探索出了一條精準扶貧的特色發展之路。比如,它採用“借本你種,賣了還本,賺了歸你,再借再還,勤勞致富”的扶貧理念,因地制宜,將其產業優勢與鄉村優勢結合起來,按“公司+合作社+農户”的模式發展綠色產業。

早在2010年,碧桂園就捐資2億元駐村幫扶廣東清遠英德樹山村發展綠色苗木產業。2017年起,將樹山村的成功經驗逐步推廣到廣東韶關翁源黃塘村、潮州饒平黃正村、廣西百色田陽央律村等7個定點幫扶項目,並捐資近5億元整縣幫扶英德魚咀村、連樟村等78個貧困村,覆蓋粵桂川三省份多個貧困地區。

隨後的2018年,碧桂園正式宣佈進軍現代農業。用現代農業結合產業扶貧,正好能夠促進精準脱貧,破解自然制約發展的難題。連樟村現代農業科技示範園正是其農業細分產業規模化發展的一個縮影。


3.jpg

連樟村俯瞰圖


2018年10月,習近平總書記曾到連樟村考察,留下一句,“鄉親們一天不脱貧,我就一天放不下心來”。如今的連樟村,已是遠近聞名的“網紅村”,也是全國第一個5G覆蓋的行政村。沒有人能想到,連樟村會在兩年內完成這樣的蜕變。陸國建笑稱,自己已經從“傳統農民”變成了“職業農民”。


扶到點上,扶到心上

物質生活的匱乏只是“貧困”的一個切面,真正落後的還有思想觀念。一些貧困户勞動力由於缺乏文化知識,生活環境較為閉塞,思想上也比較侷限,不願意外出打工,也有的一些因為家庭的因素,面臨各種顧慮。

在城市化持續推進的中國,如何讓一部分人才願意留守鄉村,推動鄉村脱貧?如何給予扶貧人才切實的扶助?為了更好地推進扶貧工作,實現入户和溝通“零障礙”,碧桂園在14個幫扶縣尋找了140位德高望重、具有帶領村民發家致富能力的“老村長”,助力他們來完成這項有情懷的事業。

入選的“老村長”,統一被招錄為碧桂園精準扶貧鄉村振興工作隊編外“公益崗位人員”,由碧桂園支付月薪,並和當地政府部門聯合頒發“脱貧攻堅服務隊隊長”委任證書或兼任一線扶貧項目部黨支部副書記。

此前,連樟村在蜕變之初,面臨的第一關就是道路建設,無奈村民不願意配合拆遷。英德連樟村“老村長”陸志堅,為了給村民建設廣場,帶頭無償拆掉了16間房子。

同樣為了給家鄉“一次復興的機會”,在外經商十九年的清遠浛洸鎮魚咀村村民廖志其回到了魚咀村,被碧桂園招錄到“老村長”的行列中。從“冬瓜大王”到返鄉參與家鄉振興的“老村長”,廖志其的心願是“將整個魚咀建設好,村民有錢收,關鍵要大家好”。在他的帶領下,空心村增收顯著,繁華再現。

為了實現貧困的識別與消滅,碧桂園有三個關於“尋找”的計劃,“尋找老村長”便是其中之一,“深度貧困户”則是另一大尋找重點。通過精準識別,碧桂園在每縣建檔立卡貧困户中尋找除政府兜底的餘下的最貧困的100户。

作為政府的有效補充,因地施策、因人施策,是“三個尋找”計劃中的重要一環。對於被幫扶的深度貧困户,碧桂園會為他們每户都定製具有針對性的幫扶方案。

而鄉村振興還需要更多“能人”帶動,返鄉創業青年無疑是重要的人才。“三個尋找”計劃也在“尋找”一批返鄉紮根創業青年。由“老村長”與“新青年”結合,這樣一支“不走的扶貧工作隊”,無疑能給鄉村經濟帶去更多活力。

在結對幫扶縣選擇“懂農業、愛農村、愛農民”的返鄉紮根創業帶頭人,由碧桂園為他們提供“設基金、建工廠、造品牌、送技術、拓市場”等全方位的服務。並且,針對青年羣體的培訓班也在開展,通過返鄉紮根創業青年發展扶貧項目帶動當地貧困户脱貧。

如今,“尋找返鄉紮根創業青年”計劃,在9省14縣已惠及10000多名返鄉紮根創業青年,做到“重點幫扶一人,廣泛帶動一羣”的效應。數據顯示,已間接帶動近40000名建檔立卡貧困户人口增收脱貧。

具體來説,碧桂園通過建工廠、產銷對接、品牌打造等方式,支持返鄉紮根創業青年創辦家庭農場、農村合作社等市場主體,發展設施農業、規模種養業、農產品加工業、民俗民族工藝產業等農村一二三產業。

河頭村的桑芽菜,魚咀村的藏香豬,興國縣的灰鵝,東鄉縣的刺繡和東鄉羊等等,已經在碧桂園幫助運營下,走向全國乃至世界,為無數貧困家庭孕育致富的生機和希望。


民營企業扶貧,怎麼扶?

宏大的政策願景需要落實到細微的日常場景中。作為掛牌督戰行動中重要的民企力量,碧桂園的結對幫扶在長期實踐中形成了一套具有自身特色的系統性的扶貧策略,從民生、產業各個方面,展現出的是一條運行精密且環環相扣的系統。

從早年間的捐資助學扶貧開始,發展到當前全國9省14縣整體幫扶,碧桂園的扶貧歷程經歷了多個階段。在1997年國家提出扶貧與扶智相結合時,楊國強就拿出身家的一半設立了幫扶貧困大學生的助學金,2002年他又拿出2億多,創辦了一所全國目前為止唯一全慈善全免費的高中國華紀念中學。然後他便一路走下去,隨着碧桂園規模越做越大,扶貧事業也越做越大。

“我知道貧困是怎麼一回事,因為我也曾經一無所有。”楊國強是從現實裏走出的理想主義者—小時候放過牛,年輕時種過田。他念念不忘政府曾經資助的7元錢,幫助他完成了高中學業。因此,在他建立了自己的事業以後,希望能承擔起時代的責任,更好地回饋社會。

從他扶貧事業的架構來看,“4+X”扶貧模式觸及到了扶貧的方方面面,“4”是指黨建扶貧、產業扶貧、教育扶貧、就業扶貧等集團統一部署的規定動作,“X”是指結合幫扶地區實際拓展的自選動作,切實做到精準扶貧。

截至目前,碧桂園累計投入超過67億元,直接受益人數超過36萬人次,並在實踐中探索出可造血、可複製、可持續的精準扶貧長效機制,為創新社會力量、參與扶貧機制貢獻了碧桂園智慧和方案。


4.jpg


如果從更宏觀的角度來看,碧桂園對於扶貧事業的關注,也可以引申為中國民營企業在扶貧路上的縮影。大企業持續參與到扶貧事業中,恰好填補了政府和傳統慈善機構力所不能及的空白。

某種程度上可以説,碧桂園在向着“社會企業”的方向發展。“社會企業”是一個舶來詞,它介於純粹的非營利機構與商業企業之間,和前者一樣關注社會問題、關心弱勢羣體,但不用等着人家給錢才能辦事。同時,它與後者一樣追求商業利益,但並不以賺錢為唯一目的。

在傳統觀念中,“公益”與“商業”之間涇渭分明。長期以來,民營企業扶貧多以捐款捐物的間接參與為主,缺乏參與扶貧的全過程。但碧桂園直接提出地產是扶貧基石、扶貧優於地產的“雙主業”發展模式。

從整體上看,碧桂園的地產、現代農業、機器人三大主業,本質上關注的是社會問題或者解決方案本身。比如在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期間,碧桂園的煲仔飯機器人緩解了疫區相關人員的用餐問題。發展現代農業,則是為了加強農業關鍵核心技術攻關,破解中國農業“誰來種地”的發展瓶頸,為解決農村人口老齡化、農業勞動力短缺問題尋找突破口。

管理學大師德魯克説過,“企業的本質是社會器官”。碧桂園不但可以充分利用資源為更多人羣提供服務,又能維持自身運營,還為政府解了憂,可謂一舉多得。作為社會的一個器官或者社會的組成部分,能用企業理念,從根本上扭轉弱勢羣體的貧弱狀態,科學地推動社會進步,這是一件更有意義的事情。畢竟,扶貧事業從來不只是口號和數字,而是發自內心的“與我有關”。


版權聲明

本刊及官網(南風窗在線)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於文字、圖片、聲音、錄像、圖表、標誌、標識、廣告、商標、商號、域名、程序、版面設計、專欄目錄與名稱、內容分類標準及多媒體形式的新聞、信息等)未經南風窗雜誌社書面許可,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他形式使用,違者必究。

版權合作垂詢電話020-61036188轉8088,文小姐。